首页 > 星座日记

【联想席慕容星座诗】

射手座——《野风》

就这样俯首道别吧

世间那有什么真能回头的

河流呢

就如那秋日的草原相约着

一起枯黄萎去

我们也来相约吧

相约着要把彼此忘记

只有那野风总是不肯停止

总是惶急地在林中

在山道旁在陌生的街角

在我斑驳的心中扫过

扫过啊那些纷纷飘落的

如秋叶般的记忆

心里一直爱着她的诗,却也很久没有读了。今天在一个朋友的空间里见到了她的星座诗,找到属于我的星座那首——《野风》。

读罢,心里有难抑的怅然和感动。一如当年年轻的我被她那弥漫天地的灵发久久绕缠……

本该冷静从容的射手,却生如野风,长久以来惶急地穿行于陌生,心里却沉沉的塞压着射不去的过往。那些斑驳的记忆啊、约定啊、道别啊、忘记啊!不断在日渐老去的身上涂画着岁月的年轮,在浑浊恍惚的眼里渗出无端的湿润……

星座在天宇闪烁着神秘,命运在现实冲撞着不容。

你的箭瞄着谁?你的弓可有力?你的弦能绷多久?射手啊!你的天机谁来破解?你的战位又在哪个阵营?

所有射手的形象都是孤独的,孤独的张弓搭箭,那箭射不出去,射手就不会停止。

所以射手只会老去,老成一具威武却毫无威胁的雕塑,永远射不出那支杀人的利箭,直至风化、崩塌,化为盘绕于一切陌生境域,无法停息的野风……


也许你也喜欢:

2月22日,Casablanca.

分手以后(完结)

水瓶与巨蟹悠的初雪

作为水瓶座我该说点什么

至少,要开心。

阳光断裂,昏暗荒谬的世界

心花朵朵开

思绪

想之...未想...

...懂我的会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