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座日记

【长大】

十四。伪治愈。

我看到自己的青春,轰隆隆地倏忽掠过,留下一颗心依旧似蔷薇,还要浪迹天涯…… 周六一个人吃的午餐。

轻而易举就平复了心情。

只是气消了。

不愉快却不能说忘就往。

事情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别生气了吧。

—……

—今天不大舒服。

—没事吧。回去睡会那就。

—寝室没法睡。

—那就回家睡吧。路上小心。

—嗯。你一个人好好的。

结果对话却变成了这样。

—还在生气?

—对。

—别生气了吧。

—……

—今天这天气。不大舒服。头有点晕。

—回寝室睡觉呀个么。

—寝室没法睡。

—回家呀个么。反正今天看你不顺眼。

—看我不顺眼了?

……

—那。我回家了?

—你走。

—你不会生气吧。

—呵。

—不是。如果是我的话。肯定希望你留下来陪我。

—走吧走吧。

……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人在气头上。

果然还是少说话为好。

活的都可以说成死的。

原来我自己也是这样。

快半年了。

最近才终于体会到为什么总说单身更好。

不知道是自己期望太高。

还是不过运气不好。

但我应该庆幸。

至少还是会为这为那感到不悦。

如果真的有哪一天心里不再有任何不舒服。

那一定是已经。

完全无所谓了吧。

走回教室的时候。

身后有个很可爱的男孩子。

大声的唱着歌。

歌词是什么“爱定你要定你”云云。

一路上行人各种注目礼。

我想他一定穿着格子衬衫。

哈伦裤。

颜色特跳的高帮球鞋。

大背包。

大耳机。 忘我的摇头晃脑。

特意放下脚步待他走到我前头。

好好打量了番。

白T恤。

牛仔中裤。

回力球鞋。

戴很传统的小耳机。

迈着憨憨的步子。

原来竟是个颇书生气的孩子。

在网上看到了对双鱼座的评价。

说的算是有道理。

鱼儿爱幻想。

但鱼儿也懂现实。

这样说来着。

是啊。

情不自禁的。

常想着一个人。

漂泊到远方。

着斑斓的长裙去到秀气的凤凰和丽江。

欣赏绮丽风光。

也想。

穿小礼服去普罗旺斯看薰衣草。

拎画板去荷兰的草原画风车。

背硕大的登山包去爱斯基摩露营。

带地图去金字塔和热带雨林探险。

买台单反去马尔代夫拍水上居舍的照片。

那一定美翻了。

奇怪的是。

却又矛盾的向往安定。

穿着白色纯棉的开襟衫和米色的麻布裤子。

很宽松的那种。

在木质地板上铺张毯子练瑜伽。

听喜欢的轻音乐。

我想我骨子里很清楚。

什么叫生活。

只是依旧有不甘。

挣扎着想尝试不同的人生。

或壮烈。

或刺激。

但都有我并不拥有的那份不羁。

突然有个有趣的想法。

拍一套很齐全的写真。

要有化烟熏妆戴耳钉抱着电吉他。

要有着一袭长裙打着红伞走在拥挤却荒凉的小巷。

有利落的短发。

有温柔的大卷。

要有江南水乡的清新脱俗。

又要有绚烂霓虹灯映照出的纸醉金迷。

这个难度真心有点大哈。

o(∩_∩)o ~

很小资的发现。

不论是公车地铁还是大街上。

木有任何回头率的我。 受关注程度倒不能算少。

想来大概是充斥着各种明星脸的现在。

我好看得灰常平易近人吧。

漂亮得适中漂亮得大众。

漂亮得都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漂亮。

让广大老百姓觉得木有距离感哪。

掌声鼓励。

今天和小闵浦浦她们小聚了下。

没有想象中的感慨万千。

唯一的感慨就是自己真心老了。

我们不再讨论哪个男生的衬衫有格调。

而是讨论自考的专业方向。

讨论谁谁谁结了婚又离了。

讨论未来的工作讨论生活。

在那一刻。

我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自己原来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难怪摸出小兔子的毛绒钱包会被嫌弃。

其实。

我确实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我该长大了。

当然不仅仅是换个皮革钱包这么简单。

该更加努力的让自己充实。

要到自己对自己负责的时候了。

当然还有父母。

有乌鸦。

还有未来自己的家。

责任好重大的说。

要好好加油。

嗯。

想去看夕阳。

看漫天无尽的火烧云。

把天燃得绯红。

闭上眼感受风拂动我的长睫毛。

深呼吸。

对自己说。

加油。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也许你也喜欢:

写给有某人的那些岁月。

想你,在夏日午后

水瓶座的碎碎念

天蝎的生日与男人无关

好吧,我承认摩羯座的人你很难懂。

双子爱上了别人的瓶

假期如约

活着到底累不累?

梦宇宙

午后余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