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座日记

【星座论者】

我从未见过哪一种书的目录部分受到重视,除了星座类的书籍。还有许多人平常把周围遇到的人的星座暗暗记在心里,然后翻开“星座宝典”查看是不是要继续交往,如果是异性,还要看看是不是般配,听说可神了。

原来我以为除了我这个异类,喜欢星座的都是女性,但是后来发现这明显不符合逻辑,因为星座学兴起于古代巴比伦,而干天文学的都是些男人。

我曾经想亲自研究天文学,计划买一台望远镜,可是类似的计划太多了,单子排都排不过来,可以一直列到下辈子,如果三生有幸,我很想买一台望远镜。这辈子有了钱还是买台钢琴的好,尽管可能最后就是摆在地上没事时每天看看样子。

但是,我确信在我的周围没有一个真正的“星象家”,我的周围常常围拢着许多“星座迷”打听他们星座的消息就是明证。我承认自己只是个蹩脚的星座爱好者,古代星象家据说会根据天象和天体位置准确预测未来,我不知道有没有这码事,只知道培根先生在文章里明确表明不相信预言。

有意思的是,虽然中国人对“风水学”痴魔的大有人在,不少人却一听见“星座”二字就流露出吃奶小孩的劲道,好像星座和他有刻骨深仇似地。

通俗地讲,我觉得星座理论虽然神秘,分析却较为公道,再说了,星座理论其实也是“风水学”的一种,中国人的风水研究的是地球,西方人的“星座学”研究的是星空。中国人的术数研究的是阴阳五行和历法,西方的“星座学”研究的是星空里天体的运行角度、距离,极其相互影响。

另外,我觉得星座理论是一种较为平易近人的理论,拿中国的《易经》等典籍做比较,它们能给人巨大的精神压力,不是预测你将来必成花心大萝卜,就是预测你明年要栽跟斗,要不就是说你家哪里哪里不对,或者将来必定当大官,等等,让人整天提心吊胆,想说又不敢说。

再来看看星座,这种理论会让人觉得自己挺受尊重的。因为星座理论和希腊神话有很深的渊源,所以每个星座的人都会潜意识里认为自己前世和某个神仙有交情,因此,我倒是觉得星座理论在一定程度上光大了希腊神话的国际影响力。

和年轻一代手捧一本《星座宝典》研读不同,我周围有许多老一辈对“解梦”深信不疑。我妈这辈子唯一的常备枕边读物就是一本《周公解梦》,多少年来,她已经习惯每天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爬在被子里查查《周公解梦》。这倒不是什么迷信,要是谁能让像我妈那样的“唯物论者”这辈子相信什么非物质的东西,那才是奇怪了呢!

不过,时过境迁,我对星座理论已经渐渐有了麻痹,这主要是因为没有钱买望远镜。过去我喜欢谁的时候,就不禁翻书查查星座相处的“成活概率”,多是书中描述的关系还不错,我觉得克制克制,忍耐忍耐未尝不可继续,可是我从来没有得到克制和忍耐的机会。还有,长期以来我读的书,像属相、排盘、奇门遁甲、梅花易数,再加上星座,导致符合每个理论要求的人实在难以找到一个。

嗨!用一个诗句来表达默默然对星际与人关系的感悟:

世界万物无不生存在宇宙的阴影里,

每个生命都受到星光清淡的泽惠!


也许你也喜欢:

控制欲强的人是内心恐惧的表现

beautiful love

思绪、那些混乱与发呆

失无所失

她很爱他用一种他不知道的方式

一点随想

是不是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了

鱼女瓶男不被允许的爱

  冰封过冬

再多一杯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