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座日记

【______________________未至终点的路途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步 / 年年
  
从来认为生日是一个独特的日子。
  这样的一天,只有自己在享受丰盛和庆祝,而并非其他人的相关。却能获得祝福。这样即是归根结底一个独处却又不算孤独的时刻令人欢欣、温暖却又清清爽爽。
  又有朋友送来祝福,道一声“生日快乐”。
  对于生日并无特别憧憬与期盼,也无多少记忆,只是记得每逢我过生日,小城常会下雪或者气温骤降,当然也有例外,这亦是迷糊的记忆。
  日日推移,我本对时间并不敏感。偶有极为重要和盛大的节日来临之时,会有人不经意的提醒我,方使我意识到某一个特别的日子将要来临。而每每度过之后,却绝并无特别,年年相似,循规蹈矩。
  却会对生日这一天极为敏感。12月26日。农历的水瓶座。处于冬季。日期看上去仿佛被一年的三百六十五天深深埋葬一样,月日都靠后但又不是最后。
  其实这样的一天与他们本无任何关联,却有人记挂和惦念。这本是精彩与美妙的事情。
  依旧对任何一个送来祝福的朋友真挚地道谢。
  我的最佳损友每当我过生日的时候就犯愁,我问她问什么,她说,你什么也不缺,不知道该给你买什么?
  我就开玩笑的说:哈哈,买什么啊?来就好了,哎呀,你把你给我好了!
  得了吧你!去一边去!我们是这样开玩笑的。
  有一个朋友告诉我她曾试图计算有了自我意识之后,真正能属于自己的时间究竟有多少。结果令她失望。
  我尚未进行过这样的计算。只是一直认为这些时间未必很多或者很少,但是一直是零碎的、瞬间的、细微的。里当时朴实的纪念。过于平庸却值得记挂。生日本无任何含义,但一直把它当作那样子一种朴实的纪念。好似那些零碎的自我珍重。年年来临,准时离开。
  此刻亦是这样一天的起点。可以给自己道一声珍重。
  有关的感情、念头或者面目,年年推移。


又一步 / 远行和观望

  无法否认生活是疲惫机械而又充满诱惑的。一切能够充当人精神食品的东西都在繁衍。娱乐八卦新闻星闻,电视杂志书籍报刊。每天做的事情都是近乎相同的,同样又都是又被迫性的。自己便有了遁世的想法——
  冬天住在春城或者九城的某处小房子里面做喜爱的事情,夏天住在悉尼看海或者西藏仰望雪山游览寺庙。遁世并不是隔世无人烟的地方清净。能够有自己的栖息之地,不必再为自己以外的东西支配强迫地做太多的事情,实现自己最大的自由自在的随心所欲便好。心灵获得了释放自由,生活有栖息之地,则在任何地方都也遁世。
顿时需要做事。
  这句话不是我说的,确实我最近十分信仰的一句话。
  人永远是生活在强迫和不愿意之中的,纵然遁世,也是在之前把遁世之时需要遭受的强迫现行接受和进行罢了。遁世需要起码的经济保障以维持生存,需要有很好的素养去冠冕自己。这些也许都需要之前通过接受不愿意接受的东西才能以实现。
  从来认为生活永远是很不可测的秘密。它的每一个下一步都是无法预测和掌控的。需要每一个用一生的时间去经历,该重新回顾从前的时候悄然远去。
  所以无论怎样的生活都是神圣的。
  或许神圣在于它的不可获知和掌控。
  远行一般的遁世会让这种不可获知变得轻松,而不用思前想后。
  观望之时,没有任何求利目的,不必为观望作出不想做的任何事情。景色是任何时候都在变化的。逛网也会成为一种郑重而无忧无虑的收获。
  就是有那么多的事情——在它到来之前时的全部价值,就在雨存在于人的意念之中,支撑有时,单薄有时。


还一步 / 麻醉

  在这个世界上,寂寞是让人最难熬和厌烦的美好时光。
  这世界看起来寂寞难耐,便开始有了无数的人从此学会释怀。进行了不知各自去那里的旅行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的故事。
  恋人如是。可到头来仍是寂寞地学会释怀。男子在美容院等待女友做美容的时候,往往会去注视水族箱里的热带鱼,看眼前来来回回的不认识的人,看墙壁上机械的秒针。纷飞杂乱的念头忽然间浸透了一切,等重又醒来时,男子仍旧呆滞地坐着。情人节夜晚,街角处有大风、围巾、男子、女子。男子将玫瑰花和巧克力给女孩,亲吻,情话。他们在恋爱,只不过喜欢独自爱恋罢了。爱情继续,寂寞便蔓延。
  夜晚总让我想到寂寞,宿命,感情或者城市,烟火,失去。冬天,打开床灯,看着一些图片或者文字,直到快天亮,露在被子外的手冻得失去知觉,便关灯开始睡觉。
更多时候的夜晚,在电脑上胡乱的写文字听歌,弄到机器卡的不行,然后硬关机,对着漆黑的显示器发晕。然后用冰凉的手安抚自己的眼圈,没有归宿。周围是冰冷的独属于夜晚多的空气,我通体冰凉。手在抚摸自己的脸的时候,一瞬间又是针刺般的麻木和疼痛。这种麻木冰冷和疼痛应该属于没有归属的寂寞。
  想到了寂地。那些她赠与我的画面,寥寥数笔却寂寞感伤的故事反反复复,像笑容一般。寂地说她最后的笑,和天天的糖果站在一起,融化成,永不土色的风景。
  夜晚令人怜惜,抓不住,却吞噬了全部。
  仿佛它可以自此消失再不与人相见。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每个人都是那么奇迹般地活着。不想循规蹈矩地做些事情,看见夜晚的到来,却似乎觉得除了这些事情之外,自己无可依傍。所以便与一些事情一辈子厮守,直到地老天荒。
  没有寂寞,又谁与谁相依?大概仅仅在夜晚时,人们闭目祈祷的是一个梦。它并不现实。


沿途心情 / 快乐

  在大部分时间中你是平静的、不快乐、不生气、不难过,如同瓶中的矿泉水,没有波动、无色、无味,但是存在。生气与难过是可以持续下去的。可以为一件事情或者长期的压抑,忽然极为反感和恶心,这种感觉可以持续很久,只能由慢慢淡化而让你不在受影响。
  快乐不同。你可以看书、听歌、洗澡、醒来却没有起床等等的仅有你自己存在的时间,想起某件事情而快乐起来。或在团聚、宴会、联欢、与家人在一起等相聚的时间被某种氛围感化而感觉幸福。但是你知道,你醒来而扫兴,你知道事情的虚无雨不可捕捉,将快乐清除。一瞬间的事情,没有淡化的过程。事情与氛围你抓也抓不住,不记得快乐究竟是怎么回事,无始无终。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在试图安慰任何一个流泪的人,因为那并非安慰可起作用的,自己自然而然也就好起来了。有交流的话,你们只是各自地倾诉。她的快乐不在,你知道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仍未至终点 / 寻找

  拥挤的小吃街,这次回来似乎少了一些什么,空旷了许多,看到熟人打招呼,然后匆忙的离开。冬天,寒风,停下一秒钟就会感到浑身冰冷,北方的冷跟南方不一样,北方是干冷,南方是湿冷,貌似南方人要比北方人抗冻。不知道。站在集市的中央好似陌生,人声虽然鼎沸,我向前张望,回转身探视,却步伐寻找到当初的温暖。我便迷失。也许这是一种来自于自我寻找的迷失。因我自己而起,因我自己而迷失。正如同这个人是太多事情的本质,本身也许就并不存在,也便无法经得起寻找。
  有时候一些思考一些寻找,令人觉得恐惧,或者多对这世界丧失信心。其实原本依赖的安全感和信心,都不过是假的事情。

也许你也喜欢:

再回首已百年身。

就这一次骗了你

射手座

结束那些不该有的伤悲

怀念~

你的礼物

我们没有在一起·白羊纪·暖默

如果我死了

不婚主义和剩女以及其他

魔羯女和狮子男